拐角十一

愿为西南风,长逝入君怀

因为喜欢才相遇

我有一杯佳酿,沉淀着劳累路途上的尘土喧嚣,怀揣着忐忑不安的躁动情绪,蕴藏着刻进骨子里的深切爱意,仅仅是将我沸腾的血液侵染进精致的玻璃杯中,里面住着思念、漫长的岁月、我的不成熟、孤寂,尔后走过颠簸,盼你将这装满月亮的佳酿,尽数弥漫进你湿漉漉的心。

墨绿灵魂


设定:斯特拉小镇的马戏团表演者

王俊凯:走钢丝 王源:小丑

一个肉身困于马戏团,一个灵魂困于马戏团,然后互相救赎的故事。
楔子不要忘了看噢。

第一章 我遇见你,像小孩遇见糖果

斑驳的林间小路上覆满了层层细碎的光影,浓密的香樟像膨胀到极致的绿色面包,轻巧的晨风里氤氲着一阵阵清香,勾起了馋猫的食欲,唤醒了入睡者的沉酣。

王俊凯百无聊赖地在树荫下辗转反侧,虽然手表时间显示自己已经迟到了,但他依旧没有奔跑赶去马戏团的想法,左脚踝上钻心的疼像尖利的刺刀横在骨肉中,欲罢不能。他颓败地叹了口气,心疼着自己被耽误时间而流去的钱。

月亮还留着淡漠的一横光圈时,王俊凯便踏着晨间的露走向了去马戏团的路,今天要表演的动作是他从来没尝试过的,为了确保安全,他需要早点熟练在一片黑暗中摸索脚下脆弱的钢丝。

“喵!”一声尖利的猫叫划破了王俊凯的平静,他略有不耐烦地抬头看去,只见一只全身乳白色的奶猫藏匿在花繁叶茂中,猫爪踩着的却是岌岌可危的灰暗墙壁。

王俊凯的瞳孔猛地缩紧了,身体几乎是没经大脑思考便已经迈出了第一步,那双星目用最短的时间观测好了最快最安全的路径——从墙壁旁的大树枝干上把猫抱下来。

接下来的动作都如行云流水般行进,王俊凯轻手轻脚地挪到枝干边,正对着墨绿色的光晕向缩成一团的奶猫伸出白皙的手,语气也不自觉变得温柔。

“小朋友快过来,那边危险。”

这句话仿佛有魔力一般,因警惕而炸毛的奶猫在一瞬间收起了浑身的尖刺,战战兢兢地飞跃到王俊凯的身上。不小的冲击力撞破了他勉强维持好的平衡。

“卡擦!”伴随着眼前一黑的是树枝断裂的清脆声响,王俊凯在落地前抱紧了怀里的奶猫,拉扯之间手上蔓延了淡淡的酸痛感,可能是不小心被奶猫的尖牙磨到了吧。

这就是为何某位兢兢业业的王俊凯先生会狼狈地迟到,当他到达马戏团的时候,暖阳已经悄然爬上了马戏团身后的天然屏幕,或许正酝酿着温暖万物的光辉。

王俊凯和来来往往经过的人礼貌地点头示意,大多数都是记不清脸的陌生同事,当繁杂的脚步与另一阵沉稳的脚步相撞时,他似乎嗅到了仿佛是皓月当空下长亭古道边华茂春松的暗香浮动,还没来得及留住这一抹清香,便被迎面走来的人挡了去路。

“班主,抱歉,我真的起得很早,但在路上耽搁了。”王俊凯先发制人,认错态度十分诚恳,漂亮的桃花眼装满了深切的委屈。班主藏下了眼中转瞬即逝的危险,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笑着拍拍他的肩,道:“今天好好加油,那些观众都是为你来的。”王俊凯的眼神不着痕迹地撇向远处,座无虚席的观众台映入眼帘,他的眸色变得更深。“嗯,我先去准备了。”说完便绝尘而去。

不难看出班主是在为难他,但是他一直想不通自己做错了什么,所以也一直没有反抗,大概是从两年前开始班主看他的眼神就多了一层深意,今天又让自己挑战一般走钢丝的人都无法成功的危险度超高的蒙眼走钢丝,王俊凯的内心浮起几层怀疑。

准备的工序重复单调,当王俊凯真正站在高台,趁最后拥有光明的时间眺望眼前孤零零的钢丝时,恍若隔世,闪烁的灯光印入王俊凯的眼里,仿佛里面盛放了一场绚烂烟火。

蒙眼走最需要克服的便是内心的恐惧。眼前都是一片黑暗,周围都是喧嚣的人潮,敲击内心的声音仿佛从耳边荡过来,让人一片心悸。王俊凯强迫自己稳住心神,捏紧手上的平衡杆,小心翼翼地朝前迈去。

周围的谈论的争吵的唱歌的声音渐渐消失,像是被前进的王俊凯全部甩在了身后一般,也仿佛甩掉了自己内心密密麻麻的恐惧。当他感觉自己终于可以如释重负时,脚下紧绷的力量突然有了松懈。

还没等王俊凯反应过来,他的重心便以加速向下的形式急剧下降,王俊凯想闭眼,却发现自己的双眸一直是闭着的,他只能丢掉平衡杆,本能地护住头部,耳边都是呼啸而过的风,可能太过嚣张,王俊凯似乎没有听到观众的惊呼声。

仿佛是一瞬间的事情,王俊凯突然感觉周身都被毛茸茸的触觉所包围,好像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王俊凯还没缓过来,轰隆隆的耳鸣声和心跳声排山倒海般袭来,可中间反抗一般,有一个异样的声音穿梭其间,直挺挺地向自己砸来。

“哎呀呀,我们这位演员是怎么了呢?害的我也跟着摔倒了呢。”有点耳熟的声音仿佛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随后便是观众们的哄堂大笑,这个声音越来越清晰,直到王俊凯渐渐意识到到底发生了什么后,这场救场表演到了尾声。

“最后呢,观众们不要担心刚刚的表演者啦,这只是我们的节目效果,将走钢丝与小丑表演结合在一起,让人在惊慌失措后又感受到滑稽的搞笑,不知大家是否满意呢?”

轻快的脚步声愈来愈近,眼罩被人从后面解开,王俊凯感觉自己双眼重获了光明,令人窒息的压迫感几乎是一瞬间就消失了,熟悉的清香钻入鼻腔。

王俊凯努力地睁开自己紧闭的双眼,仿佛是努力抚开迷蒙世界里的层层蛛丝,从中破茧而出。

新鲜的墨绿色以不容拒绝的姿势挤进他的视野里,眼前的人戴着一副精致的面具,以白色为底,双眼周围却似马戏团旁那密林般浓绿,那般充满生机,勾在眼角下方的鲜红色笑颜如时间静止般停留在面具上。王俊凯有些恍惚,耳畔似乎还有微弱的耳鸣,但左胸里那颗起伏不定的心跳却一反常态平静得不可思议,仿佛灵魂一瞬间得到了安抚和救赎。

“你是谁?”“你是谁?”

迟来的更新❤

灯火已冷,斯人已去

因为上个周末要补课,所以没来得及更文,然后所以就发个这个吧,嘿嘿嘿。

他是我从没忘记过的少年
那一双眼
盛满了清晨剔透露珠的眼
填满了我丢失过的所有青春
却看向了身旁的俏丽佳人
从此我的青春黑暗无边
再无迹可寻
那一双手
如同一年四季迎面吹来的风
伴我走上黄昏落日下的南滨路
伴我走上万众瞩目的领奖台
也伴我走了婚礼上布满花瓣的红地毯
从此我的四季炎热无比,再无清凉
如果我们还能再遇见
我一定要做那个先走的人
让你为了我苦不堪言却甘之如饴

墨绿灵魂

这是一个历史新坑,两小孩都是马戏团的表演者,一个灵魂困于马戏团,一个肉身困于马戏团,然后互相救赎的故事,灵感来自于第五人格新地图月亮河公园。

夜深人静下的马戏团,总会传来小孩子嬉笑的声音,它们仿佛在歌颂雅典娜的圣洁伟大,似乎在小声吟诵着玛利亚的教文,可伴随着阴风吹入耳朵内的却是凄厉的哭喊声,断断续续地呼喊着的是谁的过去,被撕裂的又是谁的美好梦境?有人踏入过这个深不可测的黑暗,从此堕入永无天日的深渊。你好奇吗?或者说,你愿意去抚开潘多拉魔盒表面沾染的灰尘吗?你愿意撕开那层密不透风的掩饰吗?

楔子 每一天的绝望

“小凯啊,这又是人家女孩子给你留的花。”

被喊话的少年闻声望向声源处。映入眼帘的是路旁不幸被情窦初开的少女夺去为世人观赏的资格的玫瑰花,花蕊将落未落的剔透露珠,似乎是在哭诉着自己曾拥有的自由。

王俊凯的眼底晦暗不明,里面似乎沸腾着翻江倒海的情绪,下一秒就将以排山倒海之势袭来一般,最后却紧紧压缩成黑暗瞳孔的一点,他上挑的眼角带着桃红色的笑意,接过来对面人递来的花,轻声说:“劳烦班主了,我下次一定和人家说清楚。”

对面的人揶揄道:“你可别伤人家心啊,除了她,还有多少女孩子是冲着你来的呢。”班主额头间层层叠叠的鱼尾纹皱得越来越深,笑意却未达眼底。

王俊凯不置可否,拿起身边收拾好的背包,打了声招呼便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马戏团。

橘黄色的灯光氤氲在少年周围,勾勒出了深浅不一的光晕,仿佛下一秒少年就将消失在光亮处,班主死死地盯着决绝离开的少年,冷嗤一声。

泥泞的小路间偶尔有穿行的马车从他身边略过,王俊凯随手把玫瑰花丢给了路边衣衫褴褛的乞丐,罔顾脚下传来的低低的道谢声,他的脚步更快,思考着今日的晚饭如何解决。

王俊凯已经在Maximus马戏团里走了三年的钢丝,每一天似乎都踩在了自己余生里的最后一天来过,台下拥有不同人生的人们为此欢呼喝彩,一阵阵掌声下来又是多少惊慌失措恐怕只有自己懂,又因为皮囊生得好而吸引了镇上不少年轻女孩的目光,导致自己每天的表演时长更大,危险也越多,可这又如何?

王俊凯与他人对比,终究是卑微的,因为自己是不自由的,从三年前开始,身体便被束缚于这个马戏团,却无能为力。

小路逐渐走向尽头,眼前是一块巨大的木制路牌,文字按照特定的纹路刻进墨绿色的粗糙中——斯特拉小镇。

马戏团毗邻这座小镇,里面居住的人们大多数都是因热爱观看马戏团表演,也有的人是为了勘探沙漠中未知奥秘而短暂居住的探险者,也有迷失沙漠的人不得已定居在这片远离尘世喧嚣的地方,努力生活,希望有朝一日能重回家园。

这个小镇并不大,房屋都是由巨石搭成,家里家外都种满了芬芳馥郁的花,长短不一的路悄悄蜿蜒在每家每户,再往深处走,便是有着通往城市的工具的火车站。斯特拉小镇生活的节奏很慢,每天在晨光熹微中醒来,时间在浮光掠影中品尝过浓郁花香,亲吻过路旁酣睡的小猫,流连过马戏团里的灯红酒绿,攀爬上过黄昏下的花鬘抖薮,然后在月明星稀中睡去。

而王俊凯,也在这片“桃花源”中拥有一席之地,他面无表情地忽略身旁人毫不掩饰的目光,踩着深浅不一的水洼,回到了自己的宁静小屋。王俊凯毫无章法地甩掉自己的鞋子,将疲惫的面庞深深埋在柔软的床榻里,仿佛陷入了沉睡,而明天又将继续。

肚子不合时宜地唱起了反调,他翻了个身,强硬地拖着身子走到厨房,准备煮一碗简单的小面。锅里清淡的水咕噜咕噜地冒着细小透明的气泡,欢快地撞击在一起然后消失地无影无踪。

王俊凯在旁边调着香辣的底料,熟悉的味道横冲直撞地涌来,让他又情不自禁地回忆起自己与父亲在重庆的往昔,也是这样一个疲惫的深夜,父子俩站在狭小的灶台前,父亲低声叙述着十年来破破烂烂的故事。

那时他才十岁,崇拜着马戏团里有着好几个版本故事的 魔女——魔术师许安乐。吵着闹着要和父亲去斯塔拉小镇亲眼目睹她的真容,父亲便在前一夜为自己煮了一碗热气腾腾却并不好吃的小面,第二天便带自己去了那个神秘的马戏团。却曾想,那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坐在观众席上观看马戏团表演,也是最后一次看到父亲的笑颜。 王俊凯将煮好的小面滴上秘制的香辣调味,快速粗略地解决完,也结束了这机械式的一成不变的一天。

对于王俊凯来说,一夜仅是匆匆略过,第二天姗姗来迟。

而马戏团却没有平静下来,在深夜的点缀下透出诡谲的颜色,悠扬的管风琴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来。不远处有一片丰饶的密林,供养着斯特拉小镇人民的生活,茂密的树林在风的抚摸下唱着不成调的歌曲,与管风琴的声音意外得吻合。

被树叶剪碎的月光零零落落地撒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宛若是为了有人在认真的擦拭自己的面旁。

丛林掩盖下,站着一位大约十五六岁清瘦的少年,头发似乎多年未打理,散乱地披在肩头,少年抬头望向远处若隐若现的月影,轻轻摘下了脸上的面具。

两位男主都已经出现,不久后就会见面。
如果喜欢这个马戏团的故事希望能点个关注。
你们的支持就是作者最大的动力。☺

少年物语

  大家好,我是十一,同样是凯源情话册的写手颜七。
  然后从今天起将在LOFTER不定时发文。这是我有次写的凯源小虐文,就是那种特别特别小的文,就当我的处女作了吧,之所以叫少年物语,是因为这是我随心写的语录。

“小凯,你考虑好了吗?”
“我已经考虑好了,但是在公布之前,我要先解决一件事。”

   充满期待的略带颤抖的女声后面响起男人成熟冷漠的声线,像涂满了劣质糖浆的尖刀,缓缓地刺进阴影里的少年。

   他的嘴角缓缓勾起一个嘲讽的角度,在忽明忽暗的光线里让人恍惚以为是因为得到了恋人甜蜜的拥抱而绽放的幸福,他把自己更深地嵌进黑暗里,从内到外仿佛与之融为一体。

    眼前经过的人暗暗握了握拳,整个人如被拉开的橡皮筋一般绷紧,眼里晦暗不明。

    王源知道,这是他做重要的事情之前习惯性的动作,什么重要的事呢?就像十年前他第一次邀请自己在众人面前唱歌,就像组合第一次得到了大奖需要发言,就像他第一次轻啄自己的嘴角,就像被调皮的奶猫撩了一下自己的兔耳朵,心里嘭嘭炸起了烟花。

    他似乎一直都是这部电影的主导者,那么自己,是否需要更换一下位置来陪他演完这最后一场戏呢?

  “源源?”王俊凯缓缓推开了门。
  “你怎么来了?”王源将黑亮的双眼从手机屏幕移到不知轻重闯进来的人身上。

  “因为想来见见你啊。”说着他慢慢走近了眼前的少年,从背后拥住了自己的全世界,扑面而来的是王源身上清新的薄荷味,映入眼帘的却是陌生的聊天记录。

“小莉,你在吗?”
“源哥?怎么了?”
“我想,我喜欢你。”
“你是认真的吗?”

   王俊凯一把甩开了手机,强迫面前的人转过身来,却发现他的双眼已经通红一片,开口的嗓音沙哑得如同孱弱的老人。

“王俊凯,我爱上别人了。”
“王俊凯,不要再等那个奇迹了。”
“王俊凯,对不起,谢谢你。”我爱你,所以让我来做这个坏人吧。
“你知道了?我并不是要……”
“你想先公布恋情,欺骗媒体和粉丝,悄悄和我谈恋爱?别想了王俊凯,我们只会越走越远的,倒不如早点断开。”
“王源儿,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吗?”

“就当我胆小好了。”王源转过头,将他所有的埋怨误解都堆集在了中间一面看不见的墙上,将爱意也封得密不透风。
“好,我明白了。”

   夏天是个阴晴不定的坏小孩,前一秒还烈日炎炎,下一秒却已是倾盆大雨,伴随着繁杂的雨声,还有娱乐新闻里女主持人调笑的声音。

  “所以我们王俊凯是在今年,25岁遇上了徐伊吗?刚好是你许诺的谈恋爱的年纪呢。”
“对啊,小凯对粉丝真的很诚实呢。”
“不知道你对于你多年来的好兄弟王源结婚的情况有什么可以爆料的事吗?”

  王俊凯谈笑风生的面具出现了一丝裂痕,仅仅一瞬,他就换上了公式般的笑容
“王源是个有担当的男人,我祝福他。”

   他是我永远的小朋友,我的青春与梦。

  “那么你有什么想对自己的爱人说的吗?”王俊凯转过头,潋滟的桃花落在了身边的未婚妻上,似乎是落在了那些陈旧的记忆上,似乎是落在了那个眼里藏星的旧少年上。

  “我们要感谢一直支持我们的粉丝们,是她们给了我们坚持的勇气,也要感谢你一直忍耐着我的幼稚任性,即使你才是需要我包容的小朋友,我们一起摘过星,做过梦,努力过,也就足够了,最后我想说,Nothing is gonna change my love.”

   同样的时间线,把空间压缩伸展,婚礼上的王源大脑一片空白,听着面前司仪庄严的誓词,他悄悄地撇向了身边身着婚纱的漂亮新娘,又仿佛是撇向了某处悬浮的灰尘,此刻他能想起的,不过是那年和某人一起骑过的南滨路上飞扬的落叶和青春。

“再见了王俊凯。”
“再见了王源。”